星座

服侍中,触及到了一些人,他们是基督徒,并且相信星座。有90后,有00后;有女人,也有男人。我在未信主之前,准确来讲是我念小学时,会看到星座运势,周遭的女同学更会侃侃而谈。去年,有位姊妹,带着她的朋友,她们聊的不是星座,而是星盘。可以说,Level上了一个档次,并且多了各种维度,最主要的有三个方面:

①太阳星座:指的是阳历生日,也就是一个人的出生时太阳所处的黄道位置。它代表的是外显性格,也就是在他人面前所展示出来的个人气质与个人形象;

②月亮星座:指的是一个人出生时,月亮所处的黄道位置。它代表的内在真实自我。

③上升星座:和出生的时刻、出生地有关,从东方地平线延伸出去一条无限长的线条,这个线条与黄道的交点叫“上升点”。

除了这三大主要维度之外,另外还有下降星座、天顶星座、天底星座。还涉及到了金星、水星、木星等星球位置。这些位置综合性地影响到了一个人的人格、性格以及命运。

现在,星座已经是一种算法。只要是打开浏览器搜索星盘,输入姓名、出生年月日、时刻,勾选是否是夏令时,就能“被分析”,而且还能最快了解到身边人的性格、命运。

网络上,有一个叫做陶白白的人爆火,他用一种更为理性的方式探讨星座,和我小时候接触到的神婆式星座不一样,他讲的内容更偏向于对人的讨论,会应用到友情、爱情等各个层面。很多人,会根据陶白白所讲的内容来认识自己,或者找到改善人际关系的方法。而更多的情绪,体现出来的是这样一种状态:我就是这样了,我已经被星座决定了,尝试过了,没用……

再来回到星座的定衣与起源问题上:

星座有两个概念,一个是天文学概念,一个是占星学概念。从天文学概念上来看,星座的拉丁文为CONSTELLATION,指的是星群,国际天文学联合会把全天精确划分了88星座。在不同文明中有不同发展,最早起源于古巴比伦,广泛运用于古时在航海时辨别方位与观测天象。从占星学概念来看,星座的拉丁文是SIGN,意思是“记号”、“标记”、“象征”。根据占星学说,各个星座皆与人的各方面有对应关系:

当查阅资料后发现,占星学可以说是一种产物,可以说是人想从更高维度认识自己,认识人性,并掌握自己命运走向的媒介产物。它所结合的是古希腊、古罗马的“众神”。可以这样理解,如果要拔高星座的高度,它必须和“神”挂钩,必须有“神”背书才具有指导意义。

打一个有趣的比喻,如果星球会说话,那星球会说什么呢?也许是——我本来在宇宙里转的挺开心的,没事的时候,地上的人看见我,就能分得清路该往哪里走。但他们好像误会了,我指的是马路,而不是指人生路……

我再举一个案例,当辅导一位姊妹,倾听她的陈述时,她经常会说到一句话:我是狮子座……她会不断在对话过程中提到这一点:我是狮子座……你知道,狮子座的特征是要求绝对忠诚(或其他)。当她失去安全感时,她就会拿出星盘,搜那个她想要得到却得不到的人的星盘,一边一边说他是什么什么星座,他是怎样怎样的。她在用星座解读她自己,以及自己所爱的人。她也在用星座解释行为动机。因为她想要尝试了解自我和他人。她说这句话,嘴巴上说的是:我是狮子座……,实际上她真正在表达的是,因为我是狮子座,所以我要求别人对我绝对忠诚是合理的。她的前提是“我是狮子座……”,不知道是星座在给她背书,还是她在给星座背书。与此同时,她是一位基督徒。小心了,这里要探讨的不是基督徒相信星座就不能得救的问题,请不要急着论断,这位姊妹的已经有了很大很大的改变。我看见她比任何人都想要“得救”,她在一切痛苦中尝试寻找自救的方法,寻找的人必定会寻见,这是积极层面。

那么,我为什么要写这样一篇文章?

① 出于实际属灵需求的考虑。②归纳我的事工哲学。③指出一条和这一代年轻人、甚至下一代年轻人相处得下去的出路。

基督教与文化之间的距离,隔得又近又远。服侍过程中会反复经历到“道成肉身”。星座是属于年轻人的文化,渗透性极强。为了与他们对话,需要了解他们所关切的问题,实质上,他们比任何人都要关心自己的人生应该如何活下去。但是,危险在于,如果在服侍中,不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和独到的眼光、怜悯的心,很容易被这些东西“所说服”。这是危险的。一旦失去福音的立场,妥协于恶文化并享受其中,便会让自己处于可怜的境地。(比如恃强凌弱)对于一线的传道人而言,他们所传讲的便是不可信的, 从而失去生命力。善与恶的距离很近,所以为什么圣经一直在提醒我们:我们要以真理束腰?是因为我们若不以真理束腰,我们就和世界一样。(如果读过新约书信,大概能听懂我在这里讲什么……没有列举经文的习惯)我们就会被文化说服,而不是用我们的信仰去影响文化。当什么都可以,这也可以,那也可以,看起来好像是开放的,但实际上眼前是迷蒙的。我之所以能这样说,是因为我差点被迷惑过,只是被迷惑的很短暂,我很快(大概是半天)恢复了理智。我祷告了很长时间,我在问神这些让我感到迷茫、困惑的星座问题,我想看见那些人真正的困惑,我想听懂他们的表达以及很多很多……

而那一次,我看到星座所带来的真正危机是它会让人变得懒惰,并戴上叫做“偏见”与“傲慢”的眼镜,这样的眼镜一旦戴上,便很难摘下来。

我的事工哲学之一是,认识一个人,不基于听别人如何评价他。而是我要跟他有来往,我要尊重于他自身。我之所以会形成这样的事工哲学,是因为我认识到了我在神面前的身份,祂认识我,我坐下、起来,他都晓得。他衡量我的心。当笃定了这一切,很多都明朗起来。另外一个方面,我亲身看到,当一个主任牧师想要了解一个信徒,他并不是直接去关心,而是绕一大圈子,从他身边的人下手打听,我诙谐地称这个过程为“搜证”,最后才会到本人那里,来判断他的人品是否诚实。这是一种冒犯,当冒犯形成习惯,就会滑向有毒关系。有毒关系中,一定会有一方是施者,有一方是受者。很多人,在有毒关系中,无法分辨,更别谈有没有能力救自己。(救自己的概念,箴言书及新约书信有提到,去读吧,读着读着救发现了……)

人们为什么看星座?因为想要去了解、认识。但是用这样的方式了解、认识自己和他人,某种程度是在走捷径。一旦开始寻找捷径,便是心存侥幸、走向“灾难”的开始。

为了更好地写完这文章,我打开了一个人告诉我的网页,我输入了,并阅读。网页的算法告诉我,我是一个“记性奇佳”的人。多愁善感是我的星座的特质,它有一个前缀“过度的”。算法告诉我,XX做必须小心别让人利用了他们的善意。还有诸多似是而非的话,说的好像是我,因为是我的星盘。说的好像又不是我,因为算法一直说的是XX座。但真理不是“似是而非”,真理是“是”,并且始终是“是”。真理是神的话,神的话纪录成圣经,我们在追求“是”的时候,会一直看到我们自己身上的“不是”,每一处“不是”都足以说明我们之所以能活着,不是基于我们的功劳,而是真理所有者的怜悯。这个怜悯之所以得成就,是因为真理所有者替我们付了”不是“的代价,这个代价的结果用《约翰福音》的话说是给了生命,用《罗马书》的话说是义。

如果说心理学的是研究人的灵魂科学(Psychology,来自于希腊语词根ψυχήpsyche),它一直在发展,并且实际概述、解释说明,让一些看不见的情绪被看见,这是心理学的成功。而现在占星学,用了很多心理学词汇去说明星座的合理,这更像是一种窃取、偷用、移花接木。它会导致的结果:

① 无法分辨虚实、责任。

②失去承担责任、面对后果的能力。

③无法客观认识所相处的人,更别谈能真正接纳

④抹灭可发展的性格。

把自己的失败丢给星座,是一种很方便的事。而这样做,会限制自己的成长,并且早晚会发生反噬。我们应该知道,我们若被星座塑造,我们会成为星座的特质。我们若被真理塑造,我们自己会长像真理。照着什么生长,就会长成什么样子。所以,”悔改“并不应该被针对,该针对的是利用”悔改“去满足自己的权欲、控制欲。应用在教牧层面,这一点尤其需要特别经醒。当我去谈属灵虐待的时候,甚至当我谈到苦难时,不是为了讲一个故事,不是为了得到一个回答:好可怜喔……,更不是成全一种心”当我看到别人过的不好,我瞬间被安慰了“。

用星座去解读自己,或解读别人,是慢性病毒,是温水煮青蛙。日常讲讲段子、开开玩笑,都还好,但玩笑、段子这事,并不是什么人都能听懂其中的讽刺。所以在禾场上,凡是谨慎为妙。

我相信的是,在一线的服侍者,没有谁是不期待收割的那一天的。但想问的是,所期待的收割是什么呢?那么,要照着所期待的去撒种、除草、浇灌……对于我来讲,要撒就撒健康的种子。清心的人,必得见神,没有得见神的人,又如何活出与神同行的生活?有祷告,有行动,有生活,才会有生命力。生命力的另一个词是影响力、另另一个词是领导力。为什么读神学?为什么服侍?若为了满足自我的私欲,若为了找个地方逃避社会压力,接下来的话就不用我说了。我不去叫醒不愿意醒过来的人。


🌈🥚

《不知道怎么和世界相处的教会》引起了一些反响。但是这些反响,让我反思:我为什么要了解别人的苦难?眼泪罐子,若是只是为了搜集别人的苦难,没有任何意义。这不是我的异象描述。我也没有任何责任和义务,拿着别人的痛苦来满足众人的好奇心。通过别人的苦难来安慰自己,这很难不说是一种自私。怜悯,才是我真正要学习的功课,这也是每一个基督徒当在神的面前学习的功课,这些功课,神学院教不了。

You Might Also Like

3 Comments

  1. Sally

    “心理暗示”在各式崇拜中发挥的作用挺大的。

    前两天听了汉峰推荐的一期关于怪力乱神的播客,里面除了一些无法解释的“奇事”外,多是“似是而非”的、“泛泛的”陈述。

  2. Water

    赶紧翻翻易经出门复习一下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