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篇文章会冒犯一些人吧

求上帝怜悯、饶恕我。我最近心中有一团愤怒,这股愤怒并没有因为一次“爬山”就得到排解。但我不撒谎,我也不虚伪的假装一种仁慈。我曾今在上帝面前立过志:是就是是,不是就是不是。什么都能失去,真诚不能失去。这就意味着,我享受开心的时候,我也同样接纳我这段时间,确实心中有一股子愤怒,目前为止并没有得到解决,反而被挑了起来:

前天,我的朋友TIM拉了一个小群,里面就我和他的妻子Nikki。这个行为在我们两个姊妹看来,都觉得有些“反常”。

昨天,Nikki打来了电话,让我把时间给她,我们都让TIM赶紧的回来。

我们出去吃了顿饭。晚上,我们回到他们家小酌了几杯。期间,TIM接了电话,Nikki告诉我,这是她第一次看见TIM情绪到了这般地步。我很淡定的跟NIKKI说,就是需要他这样做,如果他闷着,他一定会坏掉。

具体的事情,也就不做过多的描述。后来,我跟Nikki打趣地说到,最近她还比较辛苦,两个月,身边地两个传道人依次“疯”一个。然后,也跟她聊,我们有许多的处境要面对,也意味着有诸多的反思。我倒是希望,TIM能够暂停一些服侍。

晚上叫车回家已经转钟了,离开之前,我们三个人依次开声祷告,刚跟这对夫妻熟络起来那会儿,这个家庭正在经历苦难。于是,我们之前的祷告顺序是,TIM,Nikki,我。昨天晚上的顺序是,Nikki,Tim,我。我说,在中间的都是宝贝,就是要夹着。

TIM前不久才开始做了一些”改革“,但在一些处境里面,这些改革所发挥出来的总是受限的。但总算是一个新的突破和尝试。让我非常摸不着头脑的是,阻力并不是来自于外界,而总是来自于内部。就让我感到不解。我曾经在思考,到底是性别的问题,还是年纪的问题。总有人在祷告说,兴起更多年轻人来服侍神。但是又是同样一批人根本不懂得如何尊重和善待年轻人。就像我的老师Eddy说的,他们总是在妄想着20岁的年纪有30岁的牧会经验。

这一年多的服侍,我面对”挑剔“有三大问题:

①女性站讲台的问题

②没有结婚

③年轻,没有受过多少苦。

我的朋友TIM,被指责的两大问题:

① 有知识,没有爱;

② 年轻,没有受过多少苦。

我和我的朋友,面对的同样的质疑就是”年轻,没有受过苦。“

这真的是非常的可笑。难道就拿着自己的苦去眼泪婆娑的卖惨吗?难道只有经历了苦难才能有传道的资格吗?

你们想要什么样的传道人?有各种各样丰富的人生经验?能用各种各样的辞藻去讲各种各样的故事?

信徒来到教会干什么?是为了听见神的话语,是为了认识神,是为了亲近神。

我真的很难过,也感到非常的愤怒。我们想做的事情是什么呢?无非是想好好传达神的话罢了。看到这里,是不是以为这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传道并不是讲脱口秀,也不是讲相声,不过是一次又一次伏在话语面前被打碎,然后再向听的人诉说神的美德。

属灵黑话,谁他妈的不会说啊。但是又有几个人能够听见一个破碎的灵魂的哭声?又有几个人能够意识到,怜悯胜过献祭的奥秘?

现在的教会在世界没有影响力,是该的。在教会中,我都看不见那属于至高者美善的影响力!

我看不见弱者被尊重;

我看不见虚弱的人得力量;

我看不见饥饿得人得饱足;

我不知道到底是信徒瞎了,还是那些天天标榜自己是上帝仆人的瞎了。

一个多月以前,我流着眼泪对一个人这样说: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花出去的每一笔钱,都是信徒向着神真诚的奉献!!

那次,也是我人生头一回跟人干了一仗。我到现在并不知道我自己错在了哪里。

现在服侍很难,服侍难得就难在动不动打感情牌,明明是为了解决问题,然后就开始讲见证。反正死都不愿意承认自己是真得菜。服侍,就是活在一种意淫里不停地自我感动。自我感动也就算了,还在给其他人地人生没有意识的制造各种灾难。

我看见的悲剧,够多了。这些被我看见的悲剧都是在具体的人身上活生生在我面前展现的。更加可悲的事,很多的悲剧,都是被那些自我感动的所谓神的仆人造成的。

Sorry,我不懂,我也懂不了。我现在真的是迫切地盼望主在来。结束掉这地上已经乱成一锅粥的场面。

我可以去一件大教会,一个月混个几千块钱,然后在那里浑水摸鱼,空余的时间,我可以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去开趴体,去随心所欲。我感谢神,我的良心还是活着的,我知道,我要向神交账,向我的两位mentor坦荡。

正是因为我经历过,所以,我跟TIM跟NIKKI说,一别去逞强,二别去压抑自己,要及时的表达。

呵呵,很可笑。当我对一些人说:你们知道吗,这是一场属灵战役,BURN OUT是随时可能发生的。很多人都一句轻飘飘的”知道啊“,就好像就自己不会被BURN OUT一样。我真的是看不懂这些天真都是从何而来的

我一点也不觉得心安理得,我也一点都不羡慕那些能心安理得的基督徒。

我最近成长了不少,这里面的成长就包括了正视自己的不满和愤怒。所以,不满和愤怒存在,但并没有控制我,在我的心里存在苦毒。

离开的时候,我们三个人祷告。NIKKI说,神啊,我们很孤独。她向神求,能够给我和TIM好的机会。后来,祷告结束,我说,我并不觉得孤独。我也不缺机会,是我在选择机会。TIM接过话,说,是的。我们并不可怜。

Nikki跟我说,也是跟我熟络起来之后,才知道祷告应该是什么样的。Eddy的预判也是对的,在西安的服侍,我失败了。在武汉的制的第一个糖也失败了。但是信心确实起了很多积极的作用。

这个地上,在哪里都一样。求我的天父不要让我被动,求我的天父带领Eddy和金老师,求神保守我的朋友能够在地上建立主所乐意建立的,在我认识的人身上建立健康的教会。

You Might Also Like

9 Comments

  1. 匿名

    你好 我可以关注你的微博吗?我是通过Eddy牧师的公众号知道你的

  2. Sally

    前几天我才开始思考,我是真的爱神才留在这间教会的,还是只不过习惯了周三晚上和周日上午去那里。

    1. praus

      虽然有时候觉得爱和习惯并不应该冲突,但是确实要祷告求神帮助分辨清楚

  3. Sally

    我很不喜欢别人对我说:“你太年轻了,too young too simple “。就好像他们知道全部隐秘的事情一样。

    1. praus

      也许现在很多在教会中的前辈和长辈也需要学习怎么和年轻人相处,怎么去爱年轻人吧

  4. Sally

    感谢主让你一直都真诚,不欺人,更不自欺。
    读完文章,我没有感觉被冒犯。
    上个主日,我第一次和pastor发生了言语冲突,心里很难受,甩下一句“那我走”,就步行三公里多到达最近的地铁站回家了。那三公里我并不孤独,因为主一直陪着我。

    1. praus

      哈哈,我们都不孤独。所以不用怕冲突,但是冲突完了,还是要面对产生的情绪,然后也要求神赐给饶恕的心。但这并不容易。虽然不知道你具体经历什么,但不用担心,总会得到解决

      1. 匿名

        感谢主,已经解决了。

        1. praus

          哈哈哈哈,那真的是太好拉!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