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工哲学2:形成自己的观点

昨天上午,说了一句话:牧养,不是转发链接的事,而是要形成自己的观点,自己输出。我见过很多的情况,当有人向传道人也好,或者弟兄姊妹们也好提出问题的时候,他们会感到手足无措,甚至非常慌乱,于是提问的人提完了问题就会很抱歉,好像让人为难。气氛就变得尴尬又汗颜。我见过一系列应对的反应:

  1. 微笑着说:“你以后就能明白了。”
  2. 参加学习班吧。
  3. 送你一套/本书
  4. “你要接受系统的装备。”
  5. 回避:顾左右而言他
  6. 转发链接:你看看吧……
  7. ……

我以上所列出来的几个反应,都是我自己看见过的,这还不是针对一些敏感的问题。有时针对一些更为具有讨论价值的事情,就一定要说服采取一致的立场。再碰到一些问题的时候,就直接抱着“我一定要说服你”的动机来针对,这样总是无法达成平等的交流。

很多道理,都是我在发呆的时候悟出来的,比如在极其无聊的希腊语课堂上,我悟到了:想要更好的服侍神,要具有喜剧精神:允许自己被挑战、被冒犯、被提问。


任何一篇文章,都是由作者自己的观点作为支撑来完成叙述。现在,读书的人不多,读书的基督徒不多,我碰到了不少于三位基督徒存在或轻或重的阅读障碍,无法阅读,只能听人讲。一年的服侍里面,一位肢体跟我说:我想要你跟我讲,因为你能讲人话。当时,我琢磨了半天“人话”这个词里面所包含的意思。


当作者写一篇文章,我相信这些作者写出文章的期待和意义并非是让人借题发挥,或者是把每一篇文章当成檄文去写。通过不停地转发别人的文章,我都不知道是否先经过了自己的审慎和思辨。亦或者是拿着圣经的话来作证自己,然后去达到一种政治正确。但是,确实,形成自己的观点真的是一件成本很高的事情,甚至要鼓起很大的勇气要去直面事实。有一次,我跟Panda说,哪怕只是单纯的描述出来事实,然后根据一些事实去做一些预判,都足够有很大的说服力。想要形成自己的观点,就需要分清楚什么是幻想,什么是基础。需要阅读,需要去阅读完整的书,要让自己的眼睛打开去看那些也许自己并不怎么喜欢或者对自己而言难度很大的。忘记是谁说,思维的肌肉是需要锻炼的。思考,首先是把自己放下来,是不断走出自恋地过程,是通过探讨尽可能发掘更多地可能性。这并非是一件易事,单单凭一个人要走出自己地自恋都已经嫉妒地不容易。我也常常在神面前省察祷告:求神救我脱离自恋、自卑。


我跟主耶稣学习了一个很大的地方,就是用生活中各个小事来打比方、举例子。有一次,Panda问了我一个关于服侍的问题,我们一边压马路,一边讨论,我给她举了一个“豆腐”的例子:在服侍当中,会遇见很多很多的人,当一个人的心向我们打开的时候,不难看得出来,并没有我所以为的那么好或者那么晾丽。苦难在不同的人身上有不同的表达。破碎的人心就好比一块豆腐,还是最嫩最嫩的内酯豆腐。因此,如果不想让那块内酯豆腐碎掉,我们需要非常小心翼翼地操作,才能把内酯豆腐捧起来。我还举了很多例子,用食物做例子好像比其他地更顺手一些,因为没有人能够拒绝美食。所以,对于我来讲,我一直都保持着一种敏锐,留心的观察。有的时候,真的会自己独自一个人在外面,不带耳机,不看手机,不看书,去听别人的谈话,然后透过别人的谈话并能够有很多的机会收集很多的信息。不过,有的时候,我有些人来疯,我一人来疯救有些不正经。不正经的时候多了再去正经,这个反差就让人感到很惊喜。昨天举的例子是:炒鱼香肉丝。我静下来的时候,就会沉下来。我动的时候,就能精力满满,活力充沛。

不断地去思考,带着开放包容的心,去探索发现,去形成自己的观点,去构建自己的思维,去行出善,去承担自己的言行举止、行事为人的责任。头脑保持冷静,心保持温暖,同时手脚也要温柔。

最近,让自己放慢一些,为了更好的做出新的决策,也为了好好体会现在所经历的。

接下来是《不安的灵魂》当中的一句摘录:

……正因為如此,這個世界以及教會內都因為無法包容而極易
產生憤怒,甚而自以為是的定罪別人或甚至找人代罪;結果,
我們的教育、道德只是在教唆、壓迫人,而不再具有启發性
我們的心所能容納的空間太少了。
這種情況之下,難怪現今很少有其實的對話;大部分時候
都僅止於見面的寒喧,頂多也只是加油、打氣。這種情況之下,
人們搞不清楚他們真正要做的,是解決自己的精神官能症,而
不是去誓死效忠某個派別或使命

形成自己的观点,打磨自己的观点,再平和理智的输出观点。确实是一件门槛非常非常高的事。我才不要允许自己的幽默感被偷走

You Might Also Like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